香精企业沉浮录(组图)

2019-05-29 18:17:42 94

图表:邱洪添

 

图表:邱洪添


这几年来,阿强的生意每况愈下。他一手创办的香精香料企业,营业额从每月10万元以上下降到如今的数千元。“三年估计亏损了200多万元。”

 

  这几年来,阿强的生意每况愈下。他一手创办的香精香料企业,营业额从每月10万元以上下降到如今的数千元。“三年估计亏损了200多万元。”

  若非感情上难以割舍,企业或许已经关门结业。作为一个香精生产销售企业,在当前舆论对食品添加剂“喊打喊杀”的情况下,日子并不好过。

  对于食品添加剂生产商来说,食品行业缺乏监管,受伤害的绝不仅仅是消费者。在这个爬坡越坎的节点上,若想重新爬上峰顶,民众的信心、制度的完善、管理的加强才是行业的“保鲜剂”。

  ?#26377;?#30427;到衰落仅短短数年

  在川流不息的马路边上,一栋略有些年份的写字楼的门口,挂着一个颇为显眼的?#20449;疲?#20013;山市喜高香精香料有限公司。不远处,则坐落着中山最大的进口超市之一吉之岛,各式各样的加工食品从超市中被市民购买回家。其中的一些消费者,偶尔会瞄一瞄包装上的成分表,却每每被“膨化剂”、“防腐剂”等字样刺激着“安全”神经。

  近来,关于食品的最?#21364;?#27719;莫过于:食品添加剂。随手百度一下,关于添加剂的种种报道往往让读者感觉触目惊心:雪糕、蛋糕、方便面?#32570;?#26333;含有十几种食品添加剂。

  在公众的眼中,食品添加剂与不安全食品划上了等号,往往谈添加剂色变。对此,喜高公司的负责人阿强也略有些无奈。上世纪90年代末,阿强从香港一家香精企业辞工,回到中山自主创业。在他眼里,他一手创办的企业的发展轨迹几乎就是行业盛衰的缩影。

  据介绍,1995年前后,国内的香精企业寥寥无?#28014;?#20294;到了2000年,已经发展到了500多家。在这几年间,喜高公司的生产销售直线上升。

  在业绩最好的月份,企业的订单往往在10万元以上。让阿强颇感自豪的是,当时拿货的公司多是“按吨计?#20445;?#20182;调配出来的一吨吨香精香料,被食品公司相?#26032;?#36208;,最后变成一箱箱饼干等加工食品被销往香港、澳门、台湾、东南亚、欧美等国家和地区。“当时用?#19994;?#39321;料的,不乏一些大品牌。”

  但良好的局面在近三年来急转直下,企业订单纷纷减少甚至断单,订单从每月10万元以上逐步减少到目前的仅几千元。在阿强最近的估算中,在过去的三年中,他的公司已亏损了200多万元,平均每年亏损达到70万-80万元。

  收缩成食品危机下的唯一选择

  在不大的办公室中,各式的工具紧密陈列。办公室两边的书柜中,摆满了各式各样的棕褐色小瓶,瓶子上贴着不同的标签:奶香味、榴莲味、烤牛肉味……阿强随手拿起奶香味的瓶子,用试纸蘸了些许,放在鼻子边?#19979;?#21957;一嗅,一股奶味便扑鼻而来。

  这间办公室,如今是阿强工作的主要阵地。在这里,他会进行各种调香实验。此前,他在楼下还租了一个专用的实验室,在生意下滑后,他将整整两层的办公室缩减为一间。

  在生意不景气的情况下,收缩成为阿强唯一的选择。除了减少租用办公室,他甚至不得不遣散手下的几名员工,并?#20449;?#29983;意好转时将他们召集回来。但在此之前,他将成为名副其实的“光杆司令”。

  企业的受挫,与其说是经营不善,不如说是大环境的影响。在近年来,两大因素或是让企业陷入经营困境的主要原因:出口下降及食品安全危机。

  阿强介绍说,自己企业生产的产品均为“高级香精?#20445;?#24448;往采用的是进口的原料,?#26432;?#36739;高。因此,采购的企业往往也以出口企业为主,75%应用企业的食品均用于出口。

  但近年来,随着国内食品安全事故的频频发生,食品的外贸呈现了一个对比鲜明的现象:一方面,进口食品源源不断地从日本、韩国、美国、德国等地流入中国,进口食品在市场上的占有率快速上升;另一方面,出口食品的份额不断地萎缩。在此情况下,不少食品企业选择了减产甚至停产某种产品,这让处于产业链下游的食品添加剂企业措手不及。

  产品由出口转内销也困难重重。在国内,食品危机颇有愈演愈?#19994;?#36235;势,包括奶粉等在内的食品丧失了固有的阵地,市场占有率不断下降。在国产食品安全受?#23460;墒保?#30683;头往往直指食品添加剂。正如专家所言,目前大多数的食品安全事故均与非法使用食品添加?#26009;?#20851;。不过,多数人不会将目光聚焦在“非法”二字上,而是更在意“食品添加剂”这几个大字。

  “整个食品和食品添加剂的行业都在萎缩,很多生产厂商?#32426;?#27490;生产了。我以前带的几个学生,在顶峰时期都出去单干了,但现在也?#32426;?#20135;回家乡了。”阿强说。

  “躺着中枪”呼吁加强监管

  公众对食品添加剂的误解,在最近一段时间内达到了顶峰。而这对于食品添加剂企业的发展来说,无疑是最大的一?#38450;?#36335;虎。在阿强看来,缺少监管对企业就是最大的伤害,因为只有在严格的监管下,公众的信心才有?#25351;?#30340;可能。

  阿强介绍说,食品添加剂是食品标准化生产中必不可少的部分,实际上,不少食品添加剂是从动植物中提取成分,例如橙油是从橙皮中提取,鸡粉、烤牛肉粉是从鸡骨、牛骨中提取,食用明胶是从猪皮中提取。作为食用添加剂的产品,无论是天然提取物还是化学元素合成,所有成分均必须经过卫生监管部门检验合格方?#19978;?#21806;。

  除此之外,食品添加剂在食品中的用量并不多,“以香精为例,一般香精?#21069;?#29983;产食品总重量1‰-3‰投?#29275;?#30456;当于1吨食品中,只要用上1-3公斤香精就可以了。香精在食品中起到均衡产品口味及不足的作用,但最终还是以食品的主要原料为主题。如果添加过量,反而容易导致口感不佳,与现实香味出现差距,所以过量添加是没有必要的。”阿强说。

  那么,谁让食用添加剂最终成为“不安全”的代名词?

  “一些不守法的食品加工企业,搅乱了整个市场。”说到此,阿强颇为痛心疾首。不可否认,在市场尤其是农村的市场上,不乏一些三无的食品出售而这些往往来?#20174;?#19968;些无牌无证的食品加工小作坊。这些缺乏相关?#38469;?#21450;检测设备的企业,在利益及无知的驱使下,将一些不能用于食用的添加剂如三聚氰胺、苏丹红、工业明胶等运用到食品加工中,导致了各种食品安全事故的发生。

  而恶名往往落到食品添加剂的头上,更让其生产企业“躺着中枪?#20445;?#24182;消耗着公众对国产食品的安全信心。“现在主要的问题是,违法的?#26432;?#22826;?#20572;?#25152;以一些不法的厂家才敢于冒险,赚取黑心钱。”阿强说。

  在办公室中,阿强接下来?#24613;?#20026;一家企业调香出于对调香的热爱,他或许将一整天都将自己关在办公室中,用各种各样的香基调配出自己理想中的香味。这单订单显然也很难让企业从亏损?#21050;?#20013;摆脱出来,但阿强对行业回暖仍然心存希翼:如果相关部门能够加大监管力度,取缔无牌无证食品生产厂家,引导公众正确?#21019;?#39135;品添加剂,那?#20445;?#20225;业重新迎来春天并非不可能。

  南方日报记者 徐旭珊

  实习生 邓超文

  知多D

  绝不含任何添加剂

  多为虚假宣传

  由于食品添加剂“恶名”外扬,一些产品甚至打起了“绝不含任何添加剂”的宣传口号。不过,在食品添加剂行业中浸淫了十几年的阿强却告诉记者,这些口号多为虚假宣传。


  “严格来说,油、糖、粉、面、酱、醋等都属于食品添加剂的种类。食品添加剂在工业生产使用中极为广泛,食品的保鲜(防腐)、抗氧化剂、发酵、稳定、添稠、代糖、油脂、酸味剂、食品香精、色素等各种添加剂无处不在。”阿强说。以面包为例,尽管使用鸡蛋和面粉也可以自然发?#20572;?#20294;出品容易变?#21361;?#19981;能久?#29275;?#25152;以在大量生产销售的面包房及加工厂中很难做到不使用添加剂。

  除此之外,不少食物在高温下会丧失原本的味道,如水果,此时往往必须使用食用香精?#26893;?#21619;道的不足。“现代食品出于杀菌等目的,?#24613;?#39035;经过高温烘焙、消毒等。如果说不进行高温杀菌,那么食品的质量根本无法保?#24076;?#23433;全问题可能更大。”阿强说。